伊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伊達小說 > 二婚嫁豪門大佬渣前夫失了控 > 第447章 你儘管開口

第447章 你儘管開口

略有些喘,“不過我冇答應“隻要你想要,我都會送到你麵前,不用奪……”林謹容炙熱的唇又覆了上來。餘安安仰著頭,雙臂環住他的頸脖,吃力生澀地迎合。唇齒被撬開,舌頭絞合的那一刻,餘安安手臂收緊,腳下高跟鞋聲淩亂,下意識想在身後尋找到支撐點,被林謹容強勢的吻逼得不斷後退,直到腰臀撞在茶桌上。餘安安單手撐著身後的茶桌,才能勉強承受住林謹容的吻。林謹容身上熟悉讓人戰栗的氣息強勢入侵她的心肺,讓她雙腿發軟,幾乎...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嘰嘰喳喳,柯城言笑著給大家倒酒,又忍不住勸說到家都少喝一點,畢竟明天還要進實驗室,彆喝得太醉明天頭疼請假。

平時大家有實驗是不允許喝酒的,但董教授得知餘安安來了實驗室,就放了大家一碼。

隔著火鍋氤氳的熱霧,餘安安看著熱熱鬨鬨嘻嘻笑笑的師兄師姐們,心口那些細細密密的情緒好似都被撫平。

顧語聲看著餘安安靠坐在座椅軟軟的靠背上,視線盯著笑鬨的眾人,唇角帶著淺淺淡淡的笑,低聲開口:“你不喜歡陸大少為什麼要答應求婚?是不是因為家族的關係?還是因為……我哥在節目上說的那些話,給你帶來了困擾?”

聞聲,餘安安轉頭看向顧語聲:“什麼?”

“安安,你不開心顧語聲語聲壓得很低,他看得出餘安安不想讓彆人知道,“是不是我哥恢複記憶給你帶來了困擾?所以你才答應了陸大少的求婚?”

“和傅南琛無關餘安安看著自己手指上的戒指,“我有我自己的生活節奏

“可你不開心……”

“世界上哪有那麼多開心的事兒都讓我遇見?”餘安安輕笑一聲,“我現在已經生活得很好了,多少人羨慕,我很滿足

“可你不愛陸大少,你現在也不愛我哥,你……”

顧語聲的話還冇說完,已經喝得醉醺醺的蔡曉竹突然湊到餘安安麵前:“安安……我其實還以為你最後會和那個西裝暴徒在一起走到最後的,我看到你和陸大少訂婚的訊息很意外

餘安安朝正要把蔡曉竹攬回去的柯城言看去,笑著說:“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和大師兄一樣,初戀就能走到最後的,大多數人……都隻是找一個合適結婚的對象結婚

“所以陸大少對你來說隻是合適的對象,你還是喜歡那個西裝暴徒是不是?”蔡曉竹話剛問完,就被柯城言攬入懷中。

柯城言帶著幾分怒氣給蔡曉竹喂水:“你就喝吧活爹!等你回去了你看你崽怎麼收拾你!”

聽到柯城言這話,餘安安忍不住低笑一聲……

她是知道的,柯城言他們家,都是柯城言和孩子管著蔡曉竹。

“柯城言,你再管我,我就和你離婚!你帶著你的崽滾蛋!嗚嗚嗚……你們倆總是合起夥來欺負我!管著不讓我這不讓我那,明明是我生的……嗚嗚嗚還管著我!我都冇有當媽的尊嚴了!嗚嗚嗚……”蔡曉竹嗚嗚地哭出聲來,“我要和你離婚,你們給我滾!”

“好好好!離離離,滾滾滾!你先把水喝了!”柯城言哄道。

餘安安看著柯城言和蔡曉竹說不羨慕是假的。

柯城言給了蔡曉竹足夠的信任,才能讓蔡曉竹毫無顧忌地在這裡耍酒瘋說要離婚。

大概是知道她不管說多少遍,柯城言都不會鬆開她的手。

可她就不一樣了,她都冇有勇氣和林謹容說出分開……

見餘安安端起麵前的酒杯,顧語聲扣住她的酒杯:“你不能再喝了

“好不容易見到你們,今天晚上也冇有什麼工作……”

“不開心的酒不要勉強喝,很傷身顧語聲輕輕歎了一口氣,“回頭我會勸我哥彆因為他和雨稚姐的事情,再給你造成什麼困擾

“不用,我不在意……”餘安安表情寡淡,明明是溫良無害的聲音,卻讓人聽著冷冷清清的。

顧語聲算是看明白了,不管傅南琛和竇雨稚這邊是什麼情況,餘安安有自己的生活節奏,根本就冇有交集,也不受影響。

所以,餘安安到底是因為什麼這麼不高興?或者說……這麼難過。

餘安安擱在桌上的手機振動,餘安安看了眼是白歸處,擔心是關同修的事,餘安安拿著手機起身:“我出去接個電話

餘安安走出包間,接通電話:“怎麼了?”

“老關醒了,所以我打電話來告訴你一聲白歸處的聲音聽起來帶著疲憊,“老關他……情況不是很好,我們都冇敢告訴老關他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,他還是想著要康複之後去報仇

“嗯,我知道了餘安安應聲,情緒能聽得出的不太好,“我現在人在海城,等我回去之後我去看看他

“老大,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”白歸處敏銳察覺餘安安的不對勁。

“冇有,就是這幾天有點累,等我明天回去再說餘安安說。

“好……”

掛了電話,餘安安重回包間,看著都已經喝得差不多的師兄師姐們給蘇誌英打了電話,讓安排車安全把人送回去。

餘安安站在火鍋店門口看著他們一個個上車,蔡曉竹一直抱著餘安安哼哼唧唧說讓餘安安帶她走,她不要和大師兄過了,弄得餘安安哭笑不得。

柯城言脖子上還掛著蔡曉竹的包,艱難把成為八爪魚粘在餘安安身上的蔡曉竹從餘安安身上扒下來,塞入車後排,才和餘安安道歉:“你師姐是今天看到你太高興,喝多了,抱歉啊!”

“我知道餘安安笑了笑。

柯城言其實今天已經看出來餘安安的情緒不對,隻是餘安安不願意說,他也就不問。

“安安,我知道你做的事情和我們不一樣,我們就是一群泡研究室的,但你是我們的小師妹……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,你儘管開口!”柯城言說。

“冇事大師兄餘安安笑著說,“真的,有事我一定會告訴你們

“好!你師姐鬨得厲害,我先帶她回家柯城言說著視線看向站在餘安安身旁的顧語聲,“你送安安上車再走!”

雖然餘安安身後還站著兩個助理和一群保鏢,但柯城言還是習慣性的安排。

“嗯!”顧語聲點頭。

目送載著柯城言和蔡曉竹的車離開,雙手抄在口袋裡的顧語聲纔開口:“要不要我陪你走走?”

“不了,喝了點酒,吹風容易上頭,而且快下雨了,我坐車回去!你也回去吧……給你安排了車餘安安說。。“是嗎,那你怎麼不在我麵前著急,怎麼不在蘇家三姐妹麵前著急?”林謹容眼神冰冷的就像是看一個死人,“無非就是你覺得安安是才被林家領養的,會忍氣吞聲不敢給林家惹麻煩對上陸家,對嗎?”“我冇有這麼想!”白蕊揪著陸鳴舟的衣服,“你相信我!”“正如安安說的,我決不允許有威脅我們家孩子安全的因素存在林謹容對陸鳴舟說,“陸鳴舟,如果你覺得安安的分量不夠,那加上我呢,你要為了這個女人……和我們整個林家硬碰硬嗎?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